芬威八年:利物浦的漫漫复兴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grapevinetub.com/,红袜

在半决赛首回合0:3惨败之后,回到主场的利物浦4:0大逆转掀翻巴塞罗那,晋级了本赛季欧冠决赛。

又一场足以写入史册的比赛,又一场「利物浦」式的大逆转。无需多言,你一定明白我们为何要推送这篇文章了。

本文字数超过10000+,篇幅较长。作者将着重从财务和运营的角度,详细剖析芬威接手利物浦以来,八年的漫漫复兴路。

2010年,芬威集团(Fenway Sports Group)从美国商人吉列和希克斯手中收购了濒临被银行托管的利物浦足球俱乐部。虽然有MLB(美国职棒大联盟)球队波士顿红袜这样的成功投资,初来乍到的芬威还是遭受了舆论和球迷的诸多质疑。

利物浦曾是毫无疑问的英伦No.1。作为可能是对于传统和历史最为珍视的英格兰球队,他们自然不会喜欢精于钻营、喜欢创新的美国人,更何况还有吉列和希克斯这样的失败先例。

八年时光转瞬即逝,如今利物浦正在为18-19赛季的英超联赛和欧洲冠军杯两项重量级冠军头衔,而做最后的冲刺。

半决赛次回合4:0击败巴塞罗那,替补上场的维纳尔杜姆(左)梅开二度,立下大功图:gettyimages

在年初公布的17-18赛季财报披露俱乐部盈利1.06亿英镑,一举创造了世界足坛年度盈利的新纪录(在英超竞争对手热刺四月份发布的财报中,该纪录被热刺的单赛季盈利1.13亿英镑超越),标志着利物浦无论是竞技层面还是运营层面,都回归了欧洲顶级豪门的行列。

但回望芬威执掌的八年,红军的冠军头衔少得可怜,曾在实践“魔球理论”(Money Ball,主张依靠数据分析实现低买高卖、以小博大)的路上遭受惨重损失,也曾因运气稍逊而无法实现弯道超车(错过英超联赛和欧联杯冠军)。

对于一个殚精竭虑的经营者来说,崛起不会缺席,只会迟到。但利物浦距离真正的复兴,仍然还有一段路要走。

彼时的利物浦,刚刚离开欧冠赛场不过一个赛季,所有人都以为这样的境况只是暂时的。利物浦在09-10德勤足球财富榜上位列第八,距离榜首的皇家马德里有2.13亿欧元差距。连续缺席欧冠的恶果体现在之后的几个赛季,利物浦的收入与当年榜首的差距被拉大,排名也降至第九名,甚至在12-13赛季掉到了第十二名。

近十年是足球商业发展的蓬勃期,足坛的贫富差距也不断被拉大。财富榜榜首俱乐部与第二十名俱乐部的收入差距从09-10的3.29亿欧元拉大到17-18的5.53亿欧元,竞技上的衰落让利物浦错过了足球金元时代的初期,眼睁睁看着“死敌”曼联与皇马在德勤财富榜首你追我赶,年营收额上被甩出两亿欧元之多,差距最大的时候甚至接近三亿欧元。

在足坛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芬威时代利物浦的营业收入基本保持了增长的趋势,复合增长率达到14%,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水涨船高的转播收入。

从上图(营业收入组成图)中可以看到,转播收入基本呈现每三年一个台阶的走势,和英超联赛转播合同周期保持一致。在无法稳定获得欧冠参赛收益的年度里,英超联赛转播分成就是利物浦营收的唯一驱动因素,欧战收入的影响体现在14-15(欧冠小组赛)、15-16(欧联决赛)和17-18(欧冠决赛)年度。

商业开发方面,芬威接手伊始即活用自身的资源,牵头勇士体育签下了较之前阿迪达斯年赞助额翻倍的装备合同,带来了12-13赛季商业收入的大幅度增长,此后勇士体育在15-16赛季被其母公司新百伦取代。

随着竞技层面的回暖,商业拓展的机会也随之增多,与胸前广告赞助商渣打银行的赞助合同分别于2015年和2018年进行了两次续约涨费。只要竞技层面能保持稳定,美国人的商业运作能力无需置疑。

相对而言,比赛日收入更难实现跨越式增长,芬威曾在2016年计划对球票进行涨价,因球迷的强烈抗议而作罢。球票价格无法提升,比赛场次相对固定,剩下的路子只有增加球场容量了。

16-17赛季前夕芬威对安菲尔德球场的主看台进行了扩建,球场容量增加超过9,000座,达到将近54,000,对比赛日收入的影响立竿见影。

但综合比赛日收入方面,利物浦仅排名第七,距离该项第一的巴塞罗那仍有5,300万欧元的差距。在这项比拼球场容量的游戏中,安菲尔德目前显然并不具备竞争力。于是,完成球场扩建的芬威并未就此止步,他们已经宣布未来将继续扩建安菲尔德,拟增加8000个坐席,届时超过六万人的容量,相信将可以媲美顶级球场。

虽然各项收入都取得了喜人的增长,但从各收入占比来看,利物浦商业收入占比(34%)显然有点偏小,甚至较芬威接手之初还有下降。

17-18德勤足球财富榜前六位的球队均以商业收入作为最大的收入来源(皇家马德里47%、巴塞罗那47%、曼联47%、拜仁慕尼黑55%、曼城47%、巴黎圣日耳曼58%)。

转播收入高于商业收入,从某种意义上也体现了目前利物浦的情况,那就是用竞技上的表现来带动商业价值的增长。

利物浦最近两年多以来的运营,是无比成功的,尤其是17-18赛季。俱乐部在最新的德勤足球财富榜上达到历届最高排名第七位。借欧冠决赛的红利,俱乐部在转播收入上和皇马并列榜单第一,较第三名曼城高出1,200万欧元。

其中的大头,来自于英超联赛转播收入分成1.46亿英镑(1.65亿欧元),仅低于该项最高的曼联386万英镑。来自欧冠的收入为7,200万英镑(8,128万欧元),列皇马(8,865万欧元)和罗马(8,380万欧元)之后。

但商业收入上,利物浦排名第八,落后于总收入排名低于自己的切尔西2,100万欧元,距离商业收入最高的皇马更是差了1.85亿欧元,距离对手曼联1.5亿欧元。

目前英超六强中,除了根基最浅的热刺,其他四强要么现在正在进行的合同高于利物浦,要么已签下大合同下赛季即将开始生效,而利物浦的胸前广告合同要到2023年到期,装备赞助合同也要到2020年才到期。

脱离竞技成绩谈商业价值就是耍流氓,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利物浦社交媒体关注人数几乎被曼联超出一倍,处于和“new money”巴黎和曼城一个水平,更遑论皇马巴萨。

当然,真正的“节流”在如今通货膨胀严重的足坛中,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能控制运营支出的增长速度又不影响竞技成绩,就是大功一件了。

这方面芬威比较在行,九年间运营支出的复合增长率仅为7%,是营收增长率的一半。

足球俱乐部最大的支出项莫过于人力成本。人力成本总额的增长一方面来自于阵容的升级,球员的薪资除了媒体披露的固定周薪之外,其实还包括达到特定绩效的奖金等。

人力成本的增长另一方面来自于员工人数的提升,虽然官方未分别披露球员薪资和其他员工的薪资金额,但从员工人数的变化趋势看,似乎员工人数才是驱动总人力成本增长的原因。

如果说球场扩建导致场地维护人员增多尚可理解,行政及市场等后台部门人数的大幅增长实在让人感到费解,近年商务的拓展真的需要匹配这么多额外人力吗?

值得一提的是,芬威体育集团老板17-18管理层年薪总额为230万英镑,七位高管平均年薪为33万英镑,其中最高年薪为133万英镑。

而上市公司曼联这方面的成本要高出许多,管理层薪资总额为1,292万英镑,12位高管平均薪资高达107万英镑。

欧足联所划定的人力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红线%,芬威的努力卓有成效,该比例从73%降到了58%,达到了相对安全的范围。

横向比较,利物浦17-18的人力支出总额在英超豪门中名列第二,占营收比重也是英超六强中最高的,这好像和人们的印象并不相符,说到底其实还是“大锅饭”的原因。

曼联、利物浦和阿森纳竞技之外的员工看起来有些冗余,当然曼城、切尔西和热刺也不排除将员工成本外包计入其他支出的可能。特别是陷入财政公平调查的曼城,管理层工资并未计入俱乐部账上,据称还受到了隐瞒球员肖像权支出的指控。

即使如此,也很难想象一家在足球俱乐部竟需要六百多名非竞技相关的雇员,而且这其中30%还是2014年之后才增加的。

财务上,为获取球员为球队注册比赛的权利所付出的全部成本要在球员合同期内每年摊销计入费用,而非一次性计入当年利润表。从14-15赛季开始利物浦阵容的成本就保持高于三亿英镑,相应的球员注册权摊销也跨上了6,000万英镑的门槛。

芬威时期内因解雇主帅(霍奇森、达格利什和罗杰斯)累计支付解约金3,364万英镑,分别计入当年管理费用中的一次性项目中,好在利物浦终于找到了教练席上的“真命天子”克洛普,短期内不必担忧类似情况再度发生。

虽然从纵向角度看利物浦的运营支出增速控制得不错,但相对于收入还是太大了,成本及管理费用占营收比例在100%上下波动,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说明利物浦若不依靠球员出售、仅仅依靠自身运营是几乎不可能盈利的!很遗憾,由于管理层所公布的财务报表中对其他运营支出的披露不多,笔者也无法对其他各项费用的合理性进行评价。

桥图展示了芬威是如何让利物浦从10-11赛季亏损将近5,000万扭转成17-18赛季盈利1.06亿英镑的——营收增加了2.71亿英镑,支出增加了1.74亿英镑,资产处置收益(球员转会收益)增加0.81亿英镑。

八年的时间,芬威集团让利物浦从一个指望输血才能活下去的破败豪门,变成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甚至巨额盈利的“新贵”。功劳的确不容抹杀。

若把比较范围拉进,将16-17和17-18赛季进行比较,会发现其实1.06亿英镑的巨额盈利其实是仰仗了库蒂尼奥的出售。作为一家豪门俱乐部的经营者,自然不应该让出售球员的收益来左右经营业绩。

在剔除资产处置收益之后,反映运营能力的指标EBITDA(息税折摊前利润)在主教练克洛普入主后保持增长。

总体而言,虽然仍在一定程度上依赖球员运作能力,但利物浦至少是处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

芬威接手时的利物浦,看起来仍未掉去豪门的光环,但下滑的趋势却已肉眼可见。

2010年11月1日德国转会市场网(“德转”)公布的球员身价榜上利物浦阵容市场价值总和为2.48亿英镑,仅排名英超第六。“美国双熊”后期无力补强阵容的弊病显露无疑,芬威在转会市场上增加投入势在必行。

用转会费租借费支出来衡量每个赛季俱乐部在转会市场的投入,是球迷最常用的视角,同时也最容易获得权威的数据(德转),方便进行横向比较。芬威自接手以来转会费和租借费净支出共计3.01亿英镑,英超范围内列曼城、曼联和切尔西之后。

从历史投入上看,罗杰斯执教期间芬威最为大方(15-16赛季虽然大部分时间由克洛普执教,但当年的引援大多发生在罗杰斯在位时)。

回望那几年,利物浦曾离俱乐部第一个英超冠军咫尺之遥,却在冲击失败后分崩离析,着实可惜。更令人遗憾的是,彼时芬威在投资策略上过分依赖“魔球”理论,未充分使用苏亚雷斯离队带来的巨额资金,寄希望于数据分析得出的“潜力”球员(诸如巴洛特利、马尔科维奇)挑大梁,也没有充分考虑主教练的战术需求。最后如意算盘落空,俱乐部遭受了欧冠小组赛出局、联赛无缘前四的失败结局。

好在芬威充分反思,之后与长于发掘球员潜力的名帅克洛普配合默契,引援方面在看中球员潜力的同时充分尊重主教练的意见,重“质”而非重“量”,并在球队17-18赛季扬名欧洲后的绝佳时点发力进行投入,建立了一套极具竞争力的阵容。

截至2019年3月25日,利物浦在德转身价排行榜上位列世界第五、英超第二。遥想过去八年,利物浦阵容的评估身价一直在英超5-6名徘徊,如今的盛景真的要感谢克洛普的挖潜和芬威的投资。

“三叉戟”成员萨拉赫和马内的身价较转入时增长超过三倍,小将乔戈麦斯的身价更是翻了十二番!利物浦当前阵容总身价较加盟时的增长率超过106%,较付出的转会费增长30%,阵容总身价与总转会费支出之差在英超仅次于热刺排名第二,芬威改良后的“魔球”经营策略可以说获得了阶段性成功。

如前文所提,球队阵容的投资体现在俱乐部资产负债表上无形资产中的球员注册权这个科目,根据球员效力的年限每年进行摊销,直至球员合约到期,其注册权净值将摊销至零。或者球员被交易到其他球队,收取的转会费与该球员注册权账面净值的差异一次性计入当年的资产处置收益中。

球员注册权成本通过每年摊销的方式反映到利润表之中,过大的球员注册全将导致摊销额巨大,进而导致球队亏损,这还是没有考虑潜在巨额薪资的情况下。

根据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的现行规定,球队三年累积的净亏损不得超过500万欧元,即使在股东愿意出资弥补亏损的情况下也不可超过3,000万欧元,否则将导致一系列欧战处罚。

因此,芬威在无法对俱乐部营业收入施展“魔法”的情况下,只能量入为出地进行投资,保证不违反财政公平法案的情况下尽量取得更好的竞技成绩,以进一步促进营收增长。

实际上,在衡量阵容投资方面,「球员注册权原值」是比外部渠道获得的转会费信息更为精确的指标。因为球员注册权的购置成本除去转会费之外,还包括支付的经纪人佣金、国际足联团结费(转会费的5%,支付给球员青年时期所在俱乐部作为青训补偿)、附条件生效的或有款项、合同签字费等,因此往往比媒体披露的转会费金额更高。

比如C罗转会尤文图斯的注册权成本约1.17亿欧元,包括1亿欧元转会费、1,200万欧元经纪人佣金和500万欧元国际足联团结费。

而球员合约被延长后,剩余注册权净值将与新增支出(如续约签字费)合并后根据新合同的期限进行摊销。

将德转市场价值与注册权原值进行比较,比转会费更能体现性价比。目前该比值为1.37,再次印证了当前的阵容投资物超所值。

由于评估身价根据球员表现定期调整,浮动性较大,反向来看也可以作为球队竞技成绩对于投资成本的回报,说明市场上对利物浦13-14、16-17和17-18球队竞技成绩评价较高,表现超出预期。

唯一的例外是10-11赛季,高于1.0是由于该赛季老资历球员比重较高,市场身价相对买入当年上涨较多。

球员是人,而非看涨期权,内部挖潜也终有限度。阵容上的投资和工资薪金总额会随着俱乐部的野心而增长。将利物浦的注册权原值和人力成本与欧洲各大豪门进行比较,会发现17-18赛季的利物浦距离顶级豪门还有一段距离。

经过2018年夏天超过一亿英镑的投资后,利物浦的球员注册权原值将至少达到6.11亿英镑(仅计算了转会费支出,附加转会支出和续约支出可能会高达几千万英镑),基本达到了欧洲一线豪门“标准”。

对单个球员的投资越大(如阿利森、范戴克),其升值的空间越小。当然,俱乐部不能总是指望“刮彩票”。总体而言,芬威所坚持的年轻化、符合教练战术需求、宁缺毋滥的阵容投资方针具有较高的安全边际,不求“一分钱”花出“一块钱”的效果,至少可以保证“一分钱,一分货”。

至芬威收购时,曾经的斯坦利公园新球场计划已经从梦想变成了无休止的狗血剧,审时度势之后,芬威决定废止新球场计划。虽然在10-11赛季的利润表上留下了4,962万英镑的沉没成本,但事后证明,这个「废止」决定是英明的。

彼时的利物浦竞技层面一蹶不振,如果再因为修建新球场的财务负担(参照阿森纳,但利物浦的状况更糟)而导致无法对阵容进行必要的投资,彻底沉沦为中游球队不是杞人忧天。

但是,安菲尔德球场45,000的容量终究还是太小了,芬威决心扩建这座拥有深厚历史底蕴的老球场。第一阶段是将原有双层主看台扩建至三层,工程于16-17赛季前夕完成,投资超过1.3亿英镑(数字来自固定资产原值增加额)。

根据英超联赛官方手册,利物浦的主场容量当赛季增加了9,425座。根据17-18赛季单位可售坐席比赛日收入水平,笔者粗略匡算主看台扩建带来的年收益率约为8%,若考虑未来出售主看台冠名权的可能性,潜在的回报将更为可观。

芬威计划下一阶段继续增加8,000坐席使安菲尔德球场的容量超过六万以达到一线球场水平,最可能动工的是位于主看台对面的达格利什看台,届时可以期待比赛日收入的进一步提升。

此外,芬威还决定放弃现一线队训练基地梅尔伍德,转而扩建青年队训练基地柯克比,计划将其扩建为一座现代化的综合训练基地,可容纳一线队和青年队共同训练。该方案造价5,000万英镑,预计2020年夏天完工。

这一系列的动作,展示了芬威对利物浦的长远规划。了解了这些,便可以对于芬威转让利物浦的传闻一笑置之了。

利物浦的前老板吉列、希克斯遭人唾骂事出有因,被很多利物浦球迷合称为“狗血双熊”的二人在2007年从苏格兰皇家银行和美联银行贷款2.45亿英镑对利物浦进行了杠杆收购。

前利物浦首席执行官里克-帕里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真希望吉列和希克斯从未入主利物浦!”

但可怕的是,这些贷款都是短期债务,利息或许更低,但是还款时间极端,07年2月借款,08年1月就要全部偿还。

然而当年足坛的吸金能力与如今不可同日而语,寄希望将来能通过俱乐部分红方式逐渐偿还债务的二人只能通过不断地展期来拖延还款期限,而代价就是利率的大幅度上涨。

于是,同时俱乐部战绩下滑又导致营收增长不及预期,滚雪球一样的债务产生了巨额的利息费用与手续费,不仅让承诺的阵容投资和新球场建设统统成了镜花水月,还让利物浦只能不断以新债还旧债,总债务一度暴涨到3.8亿英镑,产生的利息就超过8000万。

嗷嗷待哺的利物浦没有等来注资,只能通过银行借款和有息股东借款勉强维持经营,而负债带来的利息费用又反过来加剧了球队的亏损。

到了10年4月,俱乐部的财务危机彻底爆发,利物浦需要在10月中旬之前偿还高达2.37亿英镑的贷款,而苏格兰皇家银行下了最后的通牒:要么赶紧给利物浦找下家,要么被银行托管。而如果被托管,俱乐部将被英足总扣除9个联赛积分。

2010年10月芬威接手前为“双熊”成立的皮包公司债务偿还了债务和罚息,入主后豁免了俱乐部10年账上高达1.05亿英镑的有息股东借款,并提供了3,020万无息股东借款,终于将利物浦从沉重的利息负担中解救出来。

此后,报表净负债(借款扣除现金)虽因投资球场扩建、修建新训练场和投资阵容而增加,但再未到达过09-10赛季49%的报表净负债率水平,财务支出也较“双熊”时期节省超过50%。

截至2018年5月31日,利物浦账面上共有两笔借款,报表净负债率为21%,其他类负债性质的项目包括应付转会费扣除应收转会费后的2,974万英镑以及其他金融资产和负债,考虑类负债项目之后的净负债为2.19亿英镑,占总资产的32%。

此外,一些未入账的项目包括已签订租赁合同的未来租金360万英镑、转会费附加条款550万英镑等。

与上市的曼联相比,利物浦的资本结构并无什么不健康的地方,只是短期偿债能力(现金流量负债比、流动比率)稍弱。得益于17-18年业绩的大爆发,代表利息偿付能力的利息保障倍数(EBIT/利息支出)28.4甚至远高于曼联的5.8。

将资产负债率与其他豪门几家俱乐部相比,利物浦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考虑到皇马和曼城可以获得会员或老板的不断注资,以及阿森纳和多特蒙德偏向“小本经营”的发展策略,利物浦的资产负债水平偏高一点也实属正常。

芬威自收购利物浦以来从未向俱乐部拿过分红,并且分别在2010年和2015年通过股东借款豁免的方式进行两次注资,共计1.7亿英镑,此外还为俱乐部提供了将近9,000万英镑的股东借款,出手不算大方,但也绝不算“一毛不拔”。

俱乐部产生的经营性现金流全部用于自身的运营和投资,因此每年现金变动额都不大,每赛季末的账面现金并不宽裕,到17-18赛季末才第一次超过1,000万英镑。

八年来俱乐部在固定资产上净投资1.8亿英镑,在球员注册权上净投资3.37亿英镑。考虑到未来的一系列资本性支出计划,不敢说未来利物浦可以完全依靠自身的经营性现金流,少量的银行融资和股东借款还是很可能需要的。

回顾完过去的八年,让我们展望一下未来。笔者根据球队目前的状况对18-19赛季的税前利润做了一个粗略的估算,虽然因信息受限、假设不一定准确,但基本反映出了18-19赛季盈利变动的趋势。

1)根据新百伦和渣打银行的赞助合同,18-19赛季赞助费各自上涨1,500万英镑,导致商业收入增长3,000万英镑;

2)目前利物浦已经晋级欧冠决赛,保守估计最终获得亚军,并假设可以从市场池和欧战系数奖金中分得1,000万英镑(该部分奖金未披露具体计算规则),根据现行欧冠奖金机制,收入将较17-18赛季增加2,710万英镑(获得冠军可至少多获得2,000万英镑奖金);假设利物浦在英超联赛中获得亚军,根据上赛季亚军曼联的分成水平,利物浦将从英超中多获得386万英镑转播分成;

3)根据本赛季阵容变化以及大规模续约情况,人工成本将至少增加2,902万英镑;

4)经过2018年夏季的大肆采购之后,球员注册权摊销大概上升3,889万英镑;

5)本赛季利物浦处置球员注册权已获得约3,465万英镑,较17-18赛季下降8,920万英镑。

综上,利物浦本赛季税前利润相对于17-18赛季将大幅度下降,但是否真的微利、又或是在此预测结果上下浮动两三千万英镑,要取决于其他因素,比如英超或欧冠超预期夺冠带来的增额转播收入或商业收入、签下新的赞助合同或其他运营支出金额发生变动等等。

可以看到,面对竞技层面的压力,俱乐部开支的增长不可避免。这也进而提高了对俱乐部商业开发的要求,但目前商业开发能力,恰恰是目前俱乐部的短板。

首先可以改善的球衣赞助合同,新百伦的赞助合同将于2020年结束,媒体也报道了俱乐部希望签下更大合同的想法。但想如报道所言,将年赞助额提升至7,500万英镑的英超最高水平还是略有难度。因此利物浦本赛季在英超欧冠两条战线上的最终战绩,将对俱乐部商业价值的提高,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而另一方面由于其他三大运动品牌阿迪达斯(曼联、阿森纳)、耐克(切尔西、热刺)和彪马(曼城)均已在英超签下较大的赞助合同,指望其他品牌帮忙“抬价”也不太现实。

笔者认为,最有可能的结果仍是利物浦与新百伦续约,如果年赞助额可以提高至6,500万英镑达到英超第二,就是一份很理想的新球衣合同。

此外,俱乐部与西联汇款签订的衣袖赞助合同也偏小。据报道年赞助额仅500万英镑,与英超其他豪强的衣袖赞助合同相形见绌(曼联、曼城和阿森纳的年赞助额均不少于1,000万英镑),但这份合同要到2022年才结束,管理层需要动一番脑筋了。

与伟德娱乐签订的训练服赞助合同也有提高余地,好在这份年赞助额仅800万英镑的合同已经到期,安盛天平保险(AXA)将成为新的赞助商,赞助金额尚未披露,但估计应该可以超过1,000万英镑。

在合适的时机出售安菲尔德某看台的冠名权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案。据报道阿森纳每年可以获得约1,500万英镑的新球场冠名赞助费,但由于安菲尔德底蕴深厚,是否会引起球迷的不满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球迷更为关心的是2019年夏天利物浦是否会像去年夏天一样大肆采购,结合目前随队记者的消息和俱乐部财务状况,不得不说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18-19赛季利物浦可能无法盈利或实现微利,如果再进行大笔投入,其带来的注册权摊销(一亿的净投资会导致摊销增加至少2,000万英镑)和薪资金额上升会进一步拖累19-20赛季的利润表,使得届时满足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的难度增大。

从现金流的角度看,目前俱乐部的经营性现金流入单赛季一亿英镑上下,球场和训练基地扩建会耗用大笔资金,如果想保持巨额净投入需要增加银行或股东借款,盲目提高杠杆会导致财务风险上升,这与芬威的经营理念背道而驰。

综上所述,对2019年夏天的利物浦而言,合理的预期仍是适度投资,留住队内核心球员,处置不符合球队战术要求的球员,升级球队的短板位置。就像曾经利物浦所做的那样,充分挖掘队内球员的潜能,转会方面重“质”而非重“量”。目前球队已经拥有了坚实的阵容基础,无须再“为买而买”。

良好的运营和投资能为竞技提供最好的环境,但无法左右竞技的结果。至于竞技层面是否会制造新的惊喜,接下来就要看克洛普和球员们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